LOADING...

加载过慢请开启缓存(浏览器默认开启)

loading

漫谈 · 薇尔莉特 · 人生 · 之二

2022/7/2 杂谈

前排提醒:本文有剧透内容。

经过了大一最后一场考试周的最后一场考试后,打开了一直珍藏不忍心看的《紫罗兰永恒花园 剧场版》。
我自认为我是一个“直来直去、不重感情”的人,可是从开头观到片尾,我也差不多从开头哭到了片尾吧。
不由得感叹,京阿尼在这部剧中注入了多少的精力和情感呀。


整部剧采用的是双线并进的叙述方式。开头便是薇尔莉特后三代的时代。在女孩(姑且叫“寻迹者”吧)的祖母——也是第一季中委托薇尔莉特代笔了五十篇信的母亲的女儿——的葬礼上,寻迹者了解到了过去的时代盛行书信文化,且由于文化水平不高,人们经常委托自动手记人偶帮忙代笔。也许是被自己的祖母的五十篇信的事情所感动,寻迹者也开始了寻找那个时代文化的旅程。
23.png


第一季故事内容结束之后若干年。

镜头转向了CH邮政公司,从公司职员的谈话间可以了解到,当时镇上第一座信号塔即将竣工,也暗示了书信时代的即将逝去。

薇尔莉特在假日接受了一份特殊的委托。
那是一个病重的小男孩尤里斯,他希望在自己还能在人世之前给操心自己的父母和弟弟送上一封自己亲手写的信,希望给在世的父母活下去的动力。
p1
p2

“薇尔莉特,你的手真冰…等到了冬天,我的身体应该会和你的手一样冰冰的吧。”

这也凸显出了书信相比于现代化的即时通讯讯息最大的优点——承载的情感更多。拿到对方精心挑选的信封、邮票、信纸,看到对方亲笔写下的字迹,个中透露出来的情感一定比冰冷冷的电码、字节好很多吧。

偶然之间,薇尔莉特得知了心中的少佐基尔伯特没死。

在听到了自己心中的支柱、第一个认可自己、教会自己说话、带自己认识世间美好的人,自己苦苦寻觅的人还活着时,薇尔莉特的内心情感可想而知。
24.png


怀着无比激动的情绪,薇尔莉特和社长来到了距离莱顿三天车程的基尔伯特所在的卡尔特岛。随后二人了解到基尔伯特在岛上成为了一名乡村教师。事情到这里没有结束(进度条只刚过半= =),基尔伯特强烈地在过去的自己与现在的自己之间划分了界限,并表示不希望再见到二人。随后薇尔莉特的哭诉也没有让基尔伯特为他们开门。
![R1}4A9J%7KABZEA}HG45(S.png

![IV4QCLHTS34TXKP606U]`QI.png]6

当是看到这,我自己是生气得不行。为什么不愿意去见薇尔莉特?更何况屋外还下着大雨啊。

现在想想,基尔伯特确有不对之处,但是也在于PTSD。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因为自己而弄断了双手、遭遇了惨绝人寰一刻,也许会很内疚吧。

img_show